陕西省水利厅
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
日期:
全站搜索:
陕西省水利厅
  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聚焦

三秦都市报:孤岛坚守 洪流中的生命之舟

陕西绥德水文站 应对“7·26”特大洪灾背后的故事

0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2017-08-11 11:08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这是四个人的故事,这也是一个贯穿三代人的故事,三个年轻人的故事、两个年轻爸爸的故事、一个准新娘的故事。这是一个大故事,包含着太多小故事。也许都是那么普通、那么平凡,但在2017年7月25日夜晚至26日凌晨,却影响着一座城、两条河、沿岸数万百姓的生死存亡,故事发生地就在陕西绥德。

  “3160!3160!”——即便是在洪灾过后多日,这依旧是一个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忘记的数字。从26日零时的3.46m3/s到5点的3160m3/s,五个小时,绥德县境内大理河水流量涨了近千倍,这个数字刷新了绥德水文站自1959年建站以来的所有纪录,58年来最大流量是在1977年的2450m3/s。也许这只是个简单的数字,没有人能够直观感受到这数字意味着什么。但是,当地群众手机拍摄的视频还原了当时的情景。

  河道、街道俨然成为两条洪水肆虐的“河流”,水势汹涌,裹挟着柴草、枯树、垃圾、大量漂浮物,河道里猛浪若奔、街道里二层以下的商铺全被淹没,沿街停放的各式轿车、农用车被洪水裹挟着四处漂流……

  当晚,设置于绥德水文站楼顶的防汛警报首次拉响;当晚,位于名州镇薛家畔的绥德水文站正处于受灾最严重的区域;当晚,绥德水文站已然成为一座孤岛,汪洋中的一艘船。但是,从这里发出的防汛测报始终未曾间断。多少年来,这所鲜为人知的水文站在这座小城中始终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没有多少人知道这里的人干着怎样的工作,对这个县城、对整个流域到底意味着什么。正是这样一个至关生死的夜晚,人们认识了他们、知道了他们、了解了他们——是他们,临危不惧,力挽生命于狂澜;是他们,果敢守望着这座城市。他们是谁?他们在那个夜晚经历了什么?他们的身后有着怎样的故事?8月5日,记着来到满目狼藉,却又满目勃发,令人心有余悸,却又让人充满振奋的灾后绥德,探访他们的故事。

  一家三代人的故事

  “最大的洪峰让我赶上了,还好没有丢这个脸”

  “那父子俩,冲在最前面,最了不起。”与水文站一墙之隔的水泥店老板刘振说到水文站站长马锋和父亲马成伦时这样说。一家三代站长他们父子赶上了最大的洪峰。马锋说,我们早一刻报告,群众早一刻撤离,这是我们的工作要求,必须完成的任务。在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分院,记者见到了马成伦、马锋父子,病床上的父子二人一人伤在左腿、一人伤在右腿,均包裹着支架加以固定,病床两边摆放着医用拐杖,父子俩下地、出入只能借助拐杖。在7月26日凌晨的长夜坚守中,父子二人同时受伤。

  26日凌晨5点左右,肆虐的洪水已经漫过绥德水文站二层小楼的一楼楼顶,坚守在二楼测量实时数据的4人被迫转移到楼顶。电闪雷鸣、暴雨交加,横架于街道南侧、水文站和大理河北岸三点一线的塔架上,横穿一条钢索的轨道,平日里用于上下升降、左右平移测量水流的吊箱此时正处于洪流的波涛之上。身处最前方的父子俩,一边观测水尺的高度、水位的变化,一边记录着数据,身后是负责汇总上传数据的年轻女职工高舒和随时接应的临聘职工王宏飞。这时的楼顶正处于一片汪洋之中,面对洪水,4人需要随时在没有任何凭栏的边沿进行观测,吊箱在水面上起伏、颠簸,最终无法抵挡住洪流带来的巨大冲击力,被卷入浪涛之中,钢索在变幻弧度之后产生巨大的反弹力,分别观测水位的马锋父子正是被反弹回的钢索击中后双双倒地,导致头部擦伤、腿部骨裂、拉伤。

  危楼、孤岛。如果说当晚随时面对的是生死绝境,那么受伤还只能算是意外。“如果当天晚上没有坚守在岗位上,我会感到心中有愧,咋都不踏实。”马锋在回忆当晚的情形时这样说。马成伦说:“事情总得要有人干,受点伤也不算啥。”也许会有人感到意外,这对父子俩怎么会是同事?其实,马锋、爷爷马梦林、父亲马成伦都曾担任过绥德水文站的站长。之所以会这样,与水文系统特殊的情况有关。

  1947年,爷爷马梦林在横山响水镇定慧渠担任技术员,1949年成为横山赵石窑水文站首任站长。1959年回到老家绥德,担任绥德水文站首任站长,直至1979年离休。父亲马成伦当年接班绥德水文站,2009年退休。正是在这一年,黄河水利学院毕业的马锋通过省直机关单位招考,按照就地原则分配回绥德水文站,2014年担任站长。因为人员紧张,2017年起马成伦被返聘回水文站。

  马锋的记忆里,大理河始终与爷爷、爸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小时候,带着水利部发给爷爷的奖章到学校玩,被爷爷训斥了一顿;每年到了汛期,爸爸总是不见人,直到长大了,甚至是干了水文之后,才真正理解了父亲。

  马锋说:“最大的洪峰让我赶上了,还好没有丢这个脸。”

  三个年轻人的故事

  “来不及考虑太多,只有做好自己的事”

  “想到过会有大雨,没想到会这么大。”说起26日的暴雨,年轻女职工高舒这样说。今年28岁的她毕业于长安大学水文水资源专业。和马锋一样,是2013年通过省直招考进入绥德水文站。家在榆林的她,独自在绥德工作已经四个年头,说到水文站的工作,小高说:“学这个、干这个,也算是一种幸运。也许外人并不了解我们这个工作,觉得只是简单枯燥的数字,但是我们明白,我们的工作为国家建设和防汛指挥决策提供着可靠的科学数据。”小高说,当晚,拉响防汛警报的时候,宿舍附近邻居家有个女孩还打电话问她,会不会是真的,她毫不犹豫地说:“没问题,赶快撤、赶快撤。”事后那个女孩说,没想到他们这个工作这么重要。

  “没想到”是马锋、高舒、王宏飞都说到过的话。这场暴雨,别说是三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没想过、没见过,就连绥德县城里八九十岁的老人,也都说“从来没见大理河的水这么疯涨过。”

  没见到、没想到,但是他们做到了。25日上午,马锋先后接到省、市两局的“超强暴雨”通知,迅速召集全员紧急戒备,严密监测水位、流量的变化,随时上传各项数据。晚8时,暴雨突降、再接上级通知,大理河上游汛情紧急,要求绥德站密切关注,做好防汛准备。紧急部署、有条不紊,严密监控、分毫不差,测洪演练,两人观测水位、实测流量,一人处理泥沙,一人对外联络、发情报,面对随时可能过境的洪峰,绥德水文站4名职工像战士一样做好了应战准备。

  25日晚8时至11时许,大理河上游的降雨量数据不断传来:青阳岔54mm、大路峁72mm、马岔95mm、槐树岔107mm、子洲34mm……

  26日深夜,暴雨持续,大理河未现异常,但监测丝毫不容懈怠。零时,第一份水情电报发出:水位811.83m,流量3.46m3/s;1时06分,第二份电报发出:水位814.14m,流量243m3/s,水位上涨2.31m,第三份、第四份、第五份……就在水文职工不断实测洪水的时候,凌晨1时36分接到命令,要求水文站迅速拉响防汛警报,同时通过广播循环发出撤离命令:“沿街两岸的群众尽快撤离,沿街两岸的群众尽快撤离!”

  当晚,有人是被警报声吵醒的、有人是被砖头砸门砸醒的。洪水最迅猛的薛家畔,正是水文站的所在地。洪水涌进卷闸门,巨大的冲击力将沙发掀到门外;洪水涌入厚厚的防盗门,二层楼以下全被淹没……监测仍在继续,人员却不得不退到楼顶的平台。凌晨3时,电力中断,预备的发电机也停止工作。他们身穿救生衣,手持探照灯,时刻观测、手机播报。直到凌晨5时,一路攀升的峰值显示为“3160m3/s”。

  没有人知道,31岁的马锋是一个5个月大的男孩的父亲。当晚,距离水文站不足百米的街道对面的窑洞宿舍也被洪水侵袭,妻子抱着孩子和老母亲退到二楼,揪心着他们父子的安危;没有人知道,30岁的王宏飞是一个10个月大的男孩的父亲。当晚,妻子多次下到街道边,只为看一眼忙碌中的丈夫;28岁的高舒,是今年9月即将结婚的准新娘,榆林的家人、男友彻夜牵挂着她的安危……

  “说不害怕不可能,但也来不及考虑太多,只有做好自己的事。”接受记者采访时,马锋这样说。 

      这是四个人的故事,这也是一个贯穿三代人的故事,三个年轻人的故事、两个年轻爸爸的故事、一个准新娘的故事。这是一个大故事,包含着太多小故事。也许都是那么普通、那么平凡,但在2017年7月25日夜晚至26日凌晨,却影响着一座城、两条河、沿岸数万百姓的生死存亡,故事发生地就在陕西绥德……

  四个水文人的故事

  “没想到他们这么勇敢,没有他们,我们都没命了”

  水情就是命令,坚守就是职责。25日晚至26日晨,对于绥德水文站的4名职工来说,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漫漫长夜。薛家畔、文化街,灾后十余天,繁重的清淤工作正在进行。街道上、河流中,被洪水冲击报废的轿车、门店内的所有物品毁于一旦,一切都在诉说着那个让人心有余悸的夜晚。

  流量测验的方法一般有两种:一种利用吊箱,流速仪水面实测,一种利用浮标或漂浮物实测流速。在那个夜晚,洪水围困、电路阻断,两种方法先后都无法进行,他们利用洪水中的漂浮物作为天然浮标,随时对照水尺进行实测,退到楼顶观测平台时,风雨交加,随时有坠入洪流的危险,洪水的撞击力不断冲击着水文站的墙体结构,伴随着生与死的考验。

  黑暗中4个人相互鼓励、相互扶持。为稳定年纪最小、身体单薄的高舒,他们一度用绳索将其绑定在楼顶平台附近建筑加盖的防盗网上,这种被困孤岛的绝境,只有他们本人能够体会。“坚持、坚持,扛过去就是胜利”,这是当晚,马锋说的最多的话。在一边测报、一边寻求突围的同时,他们与省局、分局指挥中心领导多方联系,请求营救。陕西省水文局局长杨汉明连夜派出工作组赶往绥德,延安水文局领导带领应急抢险队赶往绥德水文站。凌晨5点多到达,因洪水围困无法靠近,所有人蹚着洪水挺进。

  凌晨6点,天已放亮,洪水渐退,4人决定突围,这时沿街对面的群众也在设法帮助,分局抢险队、当地武警纷纷赶到。水泥店老板刘振、种子公司家属楼四楼住户王万盛、薛家畔社区居民王宁也参与到救援中。马成伦、高舒、王宏飞借助从观测房搬出来的保险绳,套在腰间,依次沿着20多米的钢索缆道,攀爬到街道对面的塔架。当时街道对面聚集着众多热心群众,包括从水文站宿舍赶来的马锋的母亲和抱着孩子的妻子。马锋和父亲马成伦分别受伤,马锋的眼镜也被撞飞。转移过程相当艰难,在确定其他三人已经到安全地带后,马锋最后一个攀上钢索,最后一个落地。

  在当日众多群众手机拍摄的视频中,有街道洪水横流的惊险景象,也有水文站4名职工楼顶工作记录。种子公司四楼住户王万盛保存的视频中,4人被救下时的情景历历在目,马成伦的妻子、马锋的母亲正在为丈夫马成伦擦拭着眼泪。视频中传出群众的声音“没想到他们这么勇敢,没有他们,我们都没命了”。

  当日凌晨,延安水文局应急抢险队接手绥德水文站工作,马锋、马成伦被送往医院治疗。7月29日,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发出嘉奖令,对在迎战榆林“7.26”特大暴雨洪灾水文测报中作出突出贡献的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绥德水文站站长马锋和职工高舒、马成伦、王宏飞予以嘉奖。

Tags:

    审核:本站     责任编辑:本站 宣传中心   编辑: 本站
陕西省水利厅微博公众平台
陕西省水利厅微信公众平台
Insert title here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0800750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电 话:029-87463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   软件支持:西安迪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电 话:029-86563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