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稚 儿 物 语

0
来源: 刘驰军     发布时间:2018-06-04 07:06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这个标题,已经躺在个人文件夹中几年了。每每念起,又不忍落笔,总是期冀童稚再现环绕,这样的快乐能够久长些。直至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纯真终泯然于众生。我知晓,一切都不可回转,光阴,和期待。在朵朵已入小学、元元求学北大,璇璇投身飞机制造的学习,冬儿行走于IT界,我所记住的都是那些童言中的意趣,那些欢笑里的寻常……
                                                                                                                                                                                  ——六一题记

(一)伶俐的朵朵
 

      朵朵是四个孩子中最小的,又是唯一的女孩,因此集我们姐弟三家宠溺于一身。

      朵朵两岁半时,混淆着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常常,她的奶奶、妈妈、爸爸就成为所有人的奶奶、妈妈、爸爸。隔壁的周奶奶在门外问道:“朵朵,你奶奶呢?”,“你奶奶在厨房做饭呢” 。对门的王阿姨喊:“朵朵,叫你妈妈去逛街”,“你妈妈上班没回家” 。

      一次去我家,车厢里凉意丝丝,朵朵欢悦地嚷道: “你爸爸的车里也有空调”,我幽默回应,“我爸那个地方冬暖夏凉,车里、房里都不需要空调”,孩子睁大眼睛惊奇地看,却不再饶舌。

      三岁的朵朵,因为父母忙碌,老是黏我,让我们每次离开时都用尽浑身解数,或是以故事哄之,或是以美味诱之,或是以游逛应之,方可脱身。某日,朵朵又拦截欲回家的我们,扑至覃的怀中,刚刚挣脱又抱住覃的腿,指着自己的衣襟振振有词,“伯伯,我这里写了五个字:不准走”,好说歹说半个小时,答应改天带些巧克力并载着上街玩,才放我们离开。

      朵朵四岁,恰逢春节待客,家里宾客满座。有久不往来的长辈登门,忙教导孩子称谓尊长,礼貌的朵朵喊完“爷爷”后,突然指向桌上父亲的遗像,画蛇添足地来了句:“爷爷,你就在那里”,看长辈灰败着脸走开,让我有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

      暑假,姐姐带外甥元元回家,去户县草堂寺探秘。在我们围绕鸠摩罗什舍利塔转圈时,朵朵却蹲于门下,用小手于狭窄的门缝抓出众教徒供奉的50元香火钱,口称买好吃的。同时,死缠硬磨要求我们姐妹给佛陀献钱,说让爷爷保祐她有更多的钱,来买好吃的。姐姐不屑,说你的佛陀爷爷哪能管得这种闲事,孩子噘嘴走开。
   
 (二)善思的元元

      元元五岁,一群精英在清华园中聊天,讨论到地球某日无法承载人类,应提早送部分人去火星,但对于如何筛选,众说纷纭。一旁的元元插嘴:“投票”,让人称颂不已。

      随姐夫回陕北老家,元元水土不服,入院疗治。返京后,姐夫天天在家熬粥,照顾他的胃。元元打电话给在西安出差的姐姐告状,说想要去清华大学教职工食堂吃饭,爸爸不让,解释说食堂的饭没有营养,五岁的小人儿煞有介事地向姐姐反问:“社会对人都是好的,食堂的饭怎么会没有营养呢?”

      六岁的元元回老家,晚上随我们去小城最繁华的云塔广场,向来喜欢清静的我身处嘈杂中,说了句“人真多”,元元一脸嫌弃地显摆:“还没我们王府井人多”。全家齐打击他的嚣张,集体欺骗说这只是周至市的一个小广场,还有比王府井更热闹的地方,元元歪头自语,“我妈写信都是周至县,什么时候变成市了?”

   (三)内敛的璇璇

      璇璇两三岁时,每次走过街头,都会向我要零食。偏偏他的索要不甚明朗,偏偏我又十分抵制街头的垃圾食品,常常会有这样的对话:“姑妈,我闻见了冰淇淋的味道”,“没有啊,我没有闻到”;“姑妈,我闻见爆米花的味道”,“没有啊,街上怎么会出现有毒食品呢”。装聋作哑的我,每每以这种方式拒绝。

      璇璇入学幼儿园,依然厌食,只热衷于零食。因是自家开办幼儿园,不给他零花钱的机会。无计可施的璇璇,某次从抽屉里偷拿一沓冥币,塞入书包,好几天也没花出。

      璇璇常做冬儿的跟班,又多做损毁之事,惹起冬儿厌烦,时常争吵,璇璇又多向大人告状。有天两人又争吵,年长四岁的冬儿词汇丰富,毫不留情地开骂,理亏的璇璇无语对接,半天回骂一句“卑鄙小青蛙”。

(四)乖巧的冬儿

      冬儿幼时,是我此生最为窘迫际,贫穷总是如影随形。一次牵冬儿走过商场时,他讨要玩具,随口答曰:没钱。两岁的冬儿拉着我的衣袖指点道:“妈妈,可以买点钱”。

      周末带冬儿下乡。春光明媚,翻出结婚时大红呢裙,已连续四年未添置新装的我,满心欢喜,问询三岁的冬儿:“妈妈漂亮不?”“漂亮”。“ 漂亮得象什么?”其时有云飘蓝天,有满眼春花,有翩飞蝴蝶,但冬儿沉吟少顷,给出一个精妙的比喻:“妈妈,你不象一头猪”(猪是四岁儿子心目中最丑陋的)。

      年末,单位又拖欠工资,愤懑的我无处发泄,从幼儿园接冬儿回家时,对着冬儿吐槽:“那些人又欠妈妈的工资了”,“不要紧,妈妈你不是说咱家以前比现在还穷吗?”,五岁的冬儿安慰道。抬头看看天空,分明有一米阳光,身旁的一棵玉兰居然有了蓓蕾……
 
 
 
 

Tags:

    审核:王辛石     责任编辑:王剑     编辑: 刘艳芹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4004168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   软件支持:西安迪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电 话:029-86563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