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风雨徒步天竺山

0
来源: 渭南市石堡川水库灌溉管理局:李剑锋     发布时间:2018-06-28 12:06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那日去华州二龙潭,上山时已见小雨淅淅沥沥,我们一行十多人沿溪向上,山路崎岖,溪水湍急,大家虽是小心翼翼,但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等往山上走了没几里路,不知淌过多少次溪道,再低头看,鞋已湿尽,裤脚湿漉漉沾在腿上,但是每个人脸上尽是高兴与满足。

      空气清新,山之幽静,烟雨迷濛,去冬爬山见多枯树败叶,眼前绿树养心,黄花惹眼,让初夏绿景沁入心尖,大家直呼:与小雨之中,在这天然氧吧里,洗洗肺,吐吐浊气,话声未尽,不由得狂啸几声,此时喊一声也能快意人生。

      那日小雨之中,我们止步于山腰,溪流愈流愈急,转弯处水愈来愈深,溪面越来越宽,带着遗憾下山,相聚于山底农家山庄,老板热情拿出自家酿的烧酒,同行总有好酒之人,与清山绿水之畔,小雨溪流之间,相围桌前猜拳喝酒,酒兴情深处,团长老问说:秦岭最美是商洛,商洛奇景在天竺,下周天竺免门票,大家谁去?大家相约下周再次同游。

      出发去天竺山,天边透出晨曦,上车来熟悉面孔越来越多,爬山让我们成为相识相熟的驴友,驴友初夏和莫言见面多是嗔怪,问我平常是否关注微信,群里喊了多少次,现在终于出山了。年后到现在,我也参加了几次户外活动,阴差阳错总让我们没有一起同行,我说:是缘分总会同行,如此美景佳人岂能浪费,同行之人听之莞尔一笑。

      出行时县城已漂起了小雨,去天竺途中,天越来越阴沉,过了商洛西,初夏说:县城正是狂风暴雨,但愿山里不要有雨。天下免费的午餐是吃不得,不知往日天竺山缆车有多少人等待,到了天竺山底,上山座缆车的游客扎了堆,我们在等缆车的队伍中,风是越来越大,慢慢地漂起了细雨,驴友老王说:初夏,你妹子来了,原来不远处有个妹子穿着裙子,风儿吹得裙子飞扬,姑娘清丽,站在风中缩头缩脑。

      初夏不识冷滋味。再看初夏和莫言,裙子短袖,在阳光中是风采照人,与风雨飘摇中是瑟瑟发抖,楚楚可怜,初夏说:出发前问了莫言,千叮万嘱让穿裙子,一声哎中我言道:现在社会吭得就是朋友。莫言张牙舞爪喊道:星期八,等到山中和你算帐,直嚷让初夏帮忙,一人一条胳膊,架着让我这老汉投降。

      打闹说笑中我们坐上了缆车,行走过程中,风是越来越大,缆车在风中左摇右摆缓缓前行,婉君是新驴友,在缆车行走中,因害怕手足手措,右手提着我的护膝,右手边是初夏却无处抓搲,一言不发用眼紧甭又不时瞟着窗外山下的美景,恐慌与可爱表现得淋漓尽致。莫言则用千奇百怪的表情挑逗着大家快感,初夏更是紧张得忘乎所以,先是张望窗外目光凝滞,呆思张嘴,然后一本正经装起妩媚,没等多久便是大叫,叫中带着畏缩,随而大喊,喊中透着恐惧,再是大笑,笑中有些歇斯里地,再见时已是热泪盈眶,驴友老王用镜头不停抓拍眼前,她不停地偷瞄镜头。我说给大家讲个故事,那年在武夷山座缆车,和一位四川老哥同座一车,上车后他不停打电话,声音之大,掩盖不住词不达意,等下车后大家知道他说了什么,车上同行的四位美女异口同声地问:那位老哥说了什么,我一本正经地说:那位老哥拍了拍胸膛,说道:妈妈个屁,吓死老子了,大家哈哈大笑。

      车内气氛活跃,与风中缓缓爬行,大家话越来越多,气氛不似以前凝滞,等下车我问起初夏:户外爬山到险处也没见你如此失态,为何一个小小缆车让你失去往昔风采,初夏故作轻松说那是自装,为的是活跃气氛,但话语中掩盖不住恐慌,反问难道你不害怕,我说:爬山过险道,见峭壁深不见底,我确实心惊胆颤,但是座缆车,没有冒险多是刺激,因为我知道一切尽在掌控中。

      上得山,眼前台阶一层又一层,出发前驴友老王说让大家拿好装备,因为他前些年来过天竺山,待我们全副武装出发,再看初夏和莫言,山中的风让她们更加弱不禁风,初夏更是放弃了登山,走着走着就不见她的身影,莫言是罪魁祸首,不敢轻言放弃,跟着我们往山中走去。
穿过栈道不远处是八仙洞,洞子很长,分别摆着汉钟离、张果老、韩湘子、铁拐李、曹国舅、吕洞宾、蓝采和和何仙姑八位神尊,隧道是穿山而过,颇有世外桃源之意境,想起洞外是狂风细雨,洞内灯火通明,行人三三两两,拾阶而上,让我们心底温暖了许多,出了洞子,别有一番天地:风在吼,雨斜飘,疾时让人前行困难,老王鼓励我们朝前走,言道无限美景在险处,既然上了山,便没有回头路,前些日子每早跑步锻炼,曾伤及脚踝,略略微痛,坚持仍能前行。

      出发前在网上见多晴日丽阳中天竺山照片,看其群山逶迤,云海雾瀑,彩虹蜃楼,张张照片惊艳,观人赏心悦目,荡涤心灵,但眼前云雨中的天竺山,更是迷人,多了些妩媚,正如驴友海浪说:小雨天气适宜爬山,景美,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走入山之心底。

      忽听有人喊:看山头。远处是天柱摩霄,一柱擎天,山险竣峭之处是云雾随风飘飞,望山锋因风因雨与雾中变幻不定,与风中看之心惊胆颤,走在栈道,雾随风漂荡在身边,风在身边一时紧一时松,雨在眼前时有时无,观景不如体验,在风中,在雨中,在雾中,眼前恍若是仙界。走的途中雾是时进时没,山若近若远,前行的人忽有忽无,唯有脚下石阶,绵延成前行,前行多是醉心,就如我在人生途中不经意遇到的情人,望山下,云之漂渺,风儿吹得眼前草儿摇头晃脑,却无法遏止一见钟情之眷恋,处之又无法自拔。

      我跛行虽有些痛苦,但前行见到美景让我更多是欣赏,远处山庙隐在绿丛中,在云雾中随风恍若恍现,旁边奇石突兀在山道之间,不经意之间有处奇亭现在眼前,亭边刀背梁刀削斧劈,千尺崖飞崖垂下,亭前远处是山恋重叠,因雨因雾由淡到浓,直到茫无所知,观之有种快要失去自我的感觉。

      老王是第二次爬天竺,多少有些经验,站在所处位置给我们指点介绍,唯恐落下任何美景,我腿脚不利,跟着他们仨人是紧追不放,天竺山多是栈道,与悬崖峭壁之处,在狂风细雨中有些恐慌,向脚下望是万丈深渊。危崖之下有幽径,行走其间,惋若世外奇人,与世隔离,听任心声自由歌唱,回头再望走过的栈道,曲曲折折在山恋之间,又或一波三折消逝在云烟之处。前望行走栈道,伸向眼前的山恋中,在云雨之间迷迷濛濛,恍恍忽忽,风疾云涌在身边,山儿直峭若隐若现,回到家中与他人谈起天竺感受,他人也是爱游玩之人,言道商洛多奇景,尤在云雨后,当时我只庆幸心醉其中。

      天竺山路崎岖多拐弯,也是风儿最大时,衣之单薄,腿脚不便,让我打起退缩之意,我再三劝缩莫言一起下山,她与婉君一如既往前行,给我多是鼓励,困难痛苦时拉我一把,与他们相处,快乐多与劳累,年轻让他们无所畏惧,途之险,风之大,云之涌,路之艰,道之奇,身处其中,让我在胆颤之中多是心花怒放,人生毕竟在险处又有怒放之时,虽是昙花一现,更多回味无穷。

      跛儿前行让我见到天竺大顶,云雾之中驴友掐耳逗乐庆祝登顶快乐,在山巅广场同行驴友与雨中,在风中跳起了广场舞,对驴友来说无论风雨,处处能寻到欢乐。听同行之人讲:天竺山有华山之险峻,又有青城之神幽,兼具武当之灵秀,回味却又无穷,细细品尝却是留恋忘返,难怪同行之人多次言道:来天竺何须到黄山。

      每每遇到险景,古松虬树美不胜收时,莫言座在山石上,或吊耍在树间,婉君站耍树杆,走在栈道回眸,那一笑一颦在风中与雨中更是百媚众生,她们成为老王和我相机美好瞬间。同路是好友,结伴是缘份,每每遇到要留影之人,老王和我成为热心之人,用手机或相机留住那精彩瞬间。也许是共同爱好户外,让我和老王在摄照之间成为知音,在爬险过程中相互照顾,山间一树一花让我俩砰然心动,便有了猩猩相惜感觉。

      老王是个随处能找到欢乐的人,每每出行都能让同行之伴找到兴奋之点,想起上次在沙坡头在黄河岸边,找石头让同行之人乐此不疲,在天竺山顶发现古树之苔藓,为了家中铁石斛皮,其中缘由大家不仔细追究,扣苔藓让婉君和莫言更是如痴如醉。

        回归途中,老王问驴友陕北妞,她与其它三四个驴友是爬上爬下,没坐缆车成就了一次完美的跋涉。因人多,我们等缆车,坐到山巅,他们与我们同时到达,等我们下山等缆车,他们走路下山与我们同步出山,因我脚疼还没有感到过多遗憾,但老王更多是后悔莫及,两次同行同是坐缆车,却没有完成一次完美的旅行。正如回到家中他所言:本欲起身离红尘,奈何影子落人间,千年望等回身笑,只怨仙姑画中人。也许人生多是不尽人意,本身缺憾就是每每在人行路上,跋涉过后尽是无限期待和向往。
 
 
 

Tags:

    审核:     责任编辑:     编辑: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4004168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