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乌江画廊行纪

0
来源: 常崇信     发布时间:2018-06-28 12:06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千里乌江,百里画廊,是人们对乌江美景的表述。2018年春季的5月初,我们来到乌江流域,到达龚滩——开始了“百里画廊”的行旅。

      一、龚滩新镇似古镇

        一路车马劳顿,到达龚滩已经下午16时。走出龚滩的旅客服务中心,第一眼眺见到的是绿如碧玉般的乌江水,由北向南流淌。江面不宽,约百米左右。

      客服中心在319国道的两侧,颇具土家特色的吊脚楼从乌江边上的山坡而建。国道两侧多为民族风格的建筑,东侧为现代风格的酒店,驻镇单位、学校等。来龚滩之前听说龚滩是从古镇搬迁过来的新镇,今天所见到的既有新建镇的模样,也有一个幢幜吊脚楼,高高低低参差错落,确还是古镇的韵味。新搬迁的镇何故古味浓烈,疑问和好奇在脑海中产生了。

      龚滩镇坐落在乌江与阿蓬江交汇处的乌江东岸风凰山麓,是个有1700多年历史的古镇。古巴人顺乌江进入黔东北土家人临江而居,从历史考证龚滩可追溯到巴国时期。龚滩属重庆酉阳县,与贵州省铜仁沿河县隔江相望,属于乌江天险中的中段,从万木乡到龚滩约60千米的干流有武庙,是诸葛亮七擒孟获之处,还有盘王庙等历史文物,是集自然山水与历史古镇和民族风情于一体的风景名胜区,是百里乌江画都的核心区,是重庆市20个首批保护的名镇之一。2004年7月21日乌江彭水电站项目获国家批准,古镇面临淹在库下的命运。2005年11月古镇开始动迁。2007年5月,西秦会馆等12处龚滩古镇的文物搬迁结束。2008年10月龚滩古镇在原镇区下游1公里处的319国道旁重建完成,并开始接待游人。今天我们所见的龚滩镇,已不是历史上的龚滩镇,而是重新“克隆”的一个龚滩古镇。

      5月3日,酉阳春雨不断。我们一路赶来,从芭拉湖、桃园景区,九黎城到龚滩。随车的地陪导游,是个临时请来帮忙的女孩,虽是当地人,却对这一带地理知识知之不多。问及乌江龚滩,她一脸茫然,这让到此观光的游人大为失望。同车的大多同志是年过六旬,不乏对乌江和乌江画廊了解者,东凑西拼中,串起了龚滩古镇及其来历。

      远古时期,有一个“共”姓部落首领,带领族人来到夜郎国,在乌江大山中,为避免贵族身份被人们识破,既把“共”姓改为“龚”姓。首领的聪慧之处是在共字上边加上龙,他想告诉族人,他们是龙的传人。龚滩“龚”的来历,这是其一。

      乌江与阿蓬江同为江,一个大一个小,乌江是干流,阿蓬江是支流。传说乌江龙和阿逢江龙共同开凿乌江和支流的水道,乌龙体大力强,开凿干流速度快。阿龙体小力弱开凿的是支流速度不快。当乌龙开凿很长一段河道时,阿龙才追赶上来,与乌龙开凿的乌江干流河床汇合了。两条龙开凿的江河交汇地带山高河(床)深,滩大水急。两条龙共同完成了两江交汇处的开凿,就称作为“共”滩,后来转化为龚滩,这又是其名来源之一。

      还有一种说法,这一代姓龚的人比较多,就以多数人的姓氏来命名这个滩。但有人考证,这一带龚姓人并不多,龚滩来可能另有说法。
明代万历年间(1573—1619)年,酉阳龚滩山洪暴发,凤凰山体垮塌不少,乌江上的堆积物形成特大滩地,这是史册记载的史实。由地质灾害形成较大的滩涂,应当是龚滩来历的一个重要方面。

      下午16时前,走在进龚滩,碧绿的乌江像一条长长的玉带,几艘红色的画舫船、白色的机动游船,在乌江上发出阵阵鸣笛声。乌江东岸山麓仿古建筑遴次栉比,吊脚楼依山而建,身着民族服饰的土家、苗族青年男女及老人在镇区忙碌讨生活。一踏进龚镇,浓浓的土家风情和乌江画廊的美景就扑面而来。

      龚滩古镇因建彭水水电站,水位壅高而搬迁到现在的新址上来。按照修旧如旧的思路,建设者力图把古镇“克隆”到新址。长3公里的石板街,是把古镇上的石板拆来,重新拼接完成的。还有12处古建群,都是整体拆、编号记录,在新址上再复建。2000多个四合院,50多座吊脚楼,150余处封火墙等由古镇迁到新址,留下了古镇的历史和血脉。龚滩是新包装古内核。川主庙是纪念李冰的,李冰因修建都江堰,被川人神话为四川之主,也是乌江的主神。西秦会馆是陕西盐商张明久在光绪年间所建的。还有冉家大院是32代土司建立的也是官府衙门。龚滩镇区及周边历史文化在古迹,保留下来的明清古建筑群佐证着这个1700多年古镇的辉煌。

      走出游客服务中心,拖着旅行的行李,在龚滩镇区溜达,总感觉所走之地,不是一个新复建的古镇,而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古镇,起码是一个拟是古镇,这是进入龚滩的第一印象。

二、下榻龚滩吊脚角楼

      旅行六大要素,住是排在第二位的。龚滩乌江之行,住在何处呢。宝铁旅游公司的“宝儿”想到的是让游人住有特色的吊脚楼。

      客服中心向南行约400米,沿凤凰山麓的台阶来到乌江岸边的客栈,是我们的下榻之处。这次出行是“桃花源号”旅游专列,800多游人,大多年岁在60左右,最大的 77岁。这些60-77年的老头老太太提着几十斤重的行李,走平路还可以,要上下台阶却有些力不从心。不少人抱怨了起来。住处在客服中心以南,刚才车行过这段路程。大家从客服中心下车又返回到住处的高崖上,为什么不在那停车,又下几百个台阶呢?
大家对地导改变行程,把原定明天5月4日乘游艇去乌江画廊提前到今天下午4时30分,颇有意见。这批专列上的游客,大多是陕西游客,他们一部分人从陕西最西边的宝鸡出发,沿途拉咸阳、西安、安康等游人,是个夕阳红旅游团队。从宝鸡上车的游客,5月2日凌晨5点30分到车站,6点30分乘车。第二天5月3日凌晨5时30分到达黔江。拂晓前在黔江火车站等旅游大巴1个小时多,晨7时开始游览,先后去芭拉湖、太古洞、酉阳桃花源,在酉阳城吃午餐后到酉阳龚滩,已是下午4时多了,连续34个小时连轴转,老同志确实有些累了。原来安排先住下后,在龚滩边休息 边观江景城景的轻松旅行,地导的行程改变让行人有些紧上加紧之感。行程是与游客签了合同的,改变行程提前乘游船,游客大多不同意。龚滩下着大雨,天近黄昏,能见度不高,到乌江能看到画廊美景吗?不少人提出疑问。游人的意见是正确的,让老同志们休息好,明晨精力充沛的看乌江画廊是 最佳选择。导游和领队听取了大家的意见,按行程走。安排住宿是当务之事。

      领队将我们安排在叫“在水一方”的农家吊脚楼上。在水一方是《诗经》中反映爱情的诗句。前些年香港出了个电影叫“在水一方”,大家都知道其韵意。用诗经中的话语作吊脚楼上农家乐客栈的名字,可见主人的良苦用心。女主人是个近50岁的中年女子,负责客栈管理,餐饮管理,是个里里外外能人,丈夫是她的帮手。领队把游人分为十多个为团,我们几位分在18团,全团60多号人,团队中年龄最大的老黄77岁,被分配在与我们一起同住,我们还要负责照料他的起居和游行安全等。同行的老郑与老黄同屋,老白和我同居一室,我们被分在吊脚楼的二层。

      镇上的民房不少是吊脚楼式建筑,按土家传统和风水,厢房靠一侧柱角在坡地上,即下坡用吊脚支撑起来,形成一个建筑平台,在平台上建筑房子,有点像现代柜式房屋。过去的吊脚是用石头作地基,架子上立杆木料就是吊脚,吊脚上敷一层楼板,就可以建二层以上房子了。现在吊脚还有,只是建筑材料有所变化,多是钢筋水泥等建材。吊脚楼一层放置杂物,圈牛羊等,二楼为主人或儿媳住处,三楼是闺房或吃饭纳凉的地方。我们十几个被安排在几个标准间里。所谓标准间,是一室两床,有洗手间、有电视、有wifi,可以充电等,作为山区有这样的住宿条件已经不错了。洗了澡,打开电视,发个微信,告诉朋友和家人旅途风情,还是很惬意的。吊脚楼地板是木质的,木质的原香缭绕于鼻孔,楼上隔壁游人行走声咚咚作响。有几位老同志一进屋就躺在床上发出呼噜声,住在旁边的我们都能听见其声响,他们确实有点累了。老白沏了从家带来的陕青茶,凉了一会儿品了起来。吊脚楼外,黄昏的雨淅淅沥沥连绵不断,乌江的游船在蒙蒙细雨中到码头了。这是今天最后一班游船,船停了,游人拖着疲惫的身子,打着伞从台阶路上蹒跚而行,才走进下榻的住处,体味雨中游乌江的味道。

      三、绵细雨中游龚滩

      下午5点多喝了些茶,去龚滩古镇溜达溜达,感受雨中龚滩韵味。

      乌江,发源于贵州威宁县彝族苗族自治县盐仓镇香炉山海花洞,经黔北、渝东南,在涪陵入长江。全县1037公里。源头到六中河汇口为上游,汇口至思南为中游,思南以下为下游。龚滩在乌江东岸,比西岸平缓的乌江东麓是镇区,主要建筑物大多聚焦于此地。319国道东西两侧是分界线,大的宾馆、饭店、企业和事业单位均在东侧。西侧主要是民俗和重建后的老街道。一条长幽如碧玉的石头铺就的街道就在这一区域,门店、街市串起了古色古香街区,颇是商为气息。石台阶、石板路连接着家家户户,连接着镇内镇外。150余堵别具一格的封火墙,200多个古朴幽静的四合院,形成了特色明显的建筑群,土司府和冉氏大院就在我们下榻的客栈南侧的大院里,土司府记载着冉氏四支在此精细耕作成为当地旺族,被任命为土司长达32代,历时200多年的兴衰史。“在水一方”客栈向北约200多米,高155厘米,宽83厘米,面江而立的一通石碑是有名的“永定成规”此碑是明万历元年(1573)龚滩山崩后乌江水运的实物见证,虽然此碑风吹雨淋不少字迹已难以辩认,仔细观看,还可看出当时脚夫、力夫、夫头在码头上运盐时的分配制度。作为文物保护单位用玻璃罩着,成了人们了解乌江船运和盐运的历史见证。

      在龚滩镇的石板街上,不期面遇的见到了一位陕籍老乡,他是西安霸桥人。10年前来到龚滩旅游,看到这里商机不错,就与户主签订了租用合同,办起了陕味饮食店。店临主街,西边正对着乌江。食客在餐厅中,乌江船只清晰可见,一边看乌江画廊上的风光,一边进食,不论味觉和视觉都是绝好的享受。在此经营多年虽不能说大发,但也收获颇丰。在乡党的饭店里,一碗辣子多,醋酸、味道美的陕西油泼面,让我们在乌江画郎里又享受到了家乡面的味道。乡党小老板告诉我们,乌江流域与陕西有缘,这里有西秦会馆,从秦代就有陕籍人士到这里从商。我们是现代秦人,到乌江画廊中创业发展,很有自信感和自豪感。

      傍晚的龚滩很美。雨淅淅沥沥下着,龚滩镇自三国蜀汉置汉复县始,历史悠久绵长,春雨给1700多年前的青石板上涂了一层油彩,五颜六色的灯和街区上挂的各色雨伞,把龚滩打扮成了一位待嫁的姑娘。一曲土家的民歌从一个舞厅飘了出来。那歌声,那音乐和着乌江的涛声,回荡在凤凰山麓,乌江两岸,龚滩成了不眠之夜。

       雨又下了起来,雨在季春时节滴落在面颊上,手臂上,还有些湿冷。江面、山峦、小镇被细沙般的雨浸润得朦朦胧胧,像一个美女被蒙上面纱。我们手持着雨伞,却不愿 撑起来,任小雨下着,我们毫无目标和目的地在龚滩石板街上溜达。在时此刻,一个门店前的一句话跃入眼帘:“龚滩是唐街、是宋城,是爷爷奶奶的家”。噢,这是我国当代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在龚滩写生时说的。是啊!龚滩是先辈们的家,也是现代人的家,更是游客的家。

      四、雨中赏乌江画廊

      清晨起来,打开脚楼的窗户,古镇和乌江风光扑面而来。今天要乘船游乌江画廊,吃过早餐,沿着“之”字型的石台阶拾级而下,来到游船码头。千里乌江,美在百里画廊,龚滩是画廊的起点,我们从龚滩起航,开始游弋在乌江上。龚滩段的乌江,因彭水电站的修建,河床水位提升,使江水回水长117千米。乌江画廊的范围涉及贵州沿河是和重庆澎水、西阳等县,是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区,河道下切很深,沿江岸相对高度100-300米。水位升高的乌江河道,变成了一个硕大的长条形的玉面,水面宁静而深邃。入眸眼中,碧绿得让人难以致信,这是乌江的水吗? 

      龚滩镇区的楼房,农舍、天际上的云烟,被倒映在江面上。红色的画舫船,白色的游船,还有竹筏等停泊在江面上。我们被带进白色的游船上,船开了,天有些阴,但未掉雨星。青的山,绿的水,白色的云,抚着山坡和山脊,这时的乌江好像是一个身居深闺的美人,半掩面纱含羞而立。船在前行,山在后移,不断变化的美景像电影片段变化着景致。白色的游船,犁开了碧玉般的江面,形成跟在船尾的三角形图案,碧玉水面上激起白色的浪卷,也激起了游人的心境。乌江两岸的山,几乎是垂直立于江面上。山似斧劈刀凿,很有个性和骨干。峥嵘多姿的山,在乌江山与水相接的远处,交汇成一幅幅美丽的图案,乌江画廊的原素,不断改变着形态,以多姿多彩的画卷,出现在游船前和游船一侧。
雨后的乌江,游船观光平台上站满了观光和拍照的游客,几位打扮如时的女子凭栏观江,用自拍手机留下美丽的瞬间。天晴了,乌江上飘动着朵朵白云,蓝天白云下的乌江画廊应该是一种美景。但一览无余,没有一点遮挡反而不是太美。乌江最经典,最适宜欣赏的是烟雨迷蒙。晨雨停歇雾弥散山间,欲仙飘渺是乌江的魂。在众多人拍照中,两位老人,一个77岁,一个67岁,站在游船的观景平台上,男子打着伞,女子依偎在男子伞下,用自拍杆留下乌江上的倩影。打的伞是红色,身穿的马夹安全衣是红色,船头是高高的国旗,在青山绿水红旗中留影是最为人惬意的。突然雨来了,老人不愿离开平台而入船舱,要再拍几张在风雨中的合影,并说照片上要印上“风雨同舟”,2018年于龚滩乌江百里画廊的字样。“风雨同舟”老人的心情我理解了,这是两位老人一生情和爱的写真照。

      乌江的雨下个不停,这雨如丝、如绵、细细的、柔柔的击打在游人的面颊上衣服上,湿润在心田里,这是春天的最后一次降雨,明天5月4日就立夏了。春天最后一次雨,在乌江画廊相遇了,这雨洗涤着人们的心灵。不少人不去船舱中避雨,而愿在雨中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欣赏雨中美丽的乌江。
 
 
 
 
 
 

Tags:

    审核:     责任编辑:     编辑: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4004168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