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榜上有名

0
来源: 岐山县京当镇祝家庄水务管理站 刘胜利     发布时间:2018-07-23 09:07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我是不会白养着这么一个只吃不干的亲爹”巧娥气呼呼的嚷道。村主任刘强一下被顶的满脸通红,可他并没有发作,呷了一口茶水,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又转过脸对着侧面坐着的她大嫂慧莲和蔼的说道:“既然巧娥不愿意赡养老人,那她大嫂就发扬一下风格吧,把照顾你爹黑娃的担子给承担起来,不管从年龄和那残躯的身体来说,黑娃是个活了今天没明天的人了,即使是个累赘,也拖累不了你们多长时间的,全当积德行善,给孩子做榜样了如何?”

      “哎吆吆,瞧我们主任这话说的多有水平啊,人常说,养儿防老,这个道理我是知道的,我家棍子是家里的长子,按说我这做媳妇的本应该替长期在外干活的棍子尽人子之情,可这烂包的家庭谁又能担负得起这样的重任呢?这俗话说的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这个家可不止棍子一个儿子,我养也行,得有人出赡养费,再者说了,多得着多劳,少得者少劳,当初分家的时候,我爹可没记得他还有个大儿子呢”。慧莲接过刘强的话,不急不躁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乍听起来句句是理,刘强一时语塞,正不知该如何去说。

      可这急性子火脾气的巧娥却按捺不住自己了,她呼的一下从对面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冲着大嫂慧莲大声直呼道:“谁分得的家产多了,当着主任的面可得把话说清楚了,是谁当初说要照顾爹而把爹的玉石枕头给诓去,就不认人也不认账了?”巧娥一说这事就觉得憋屈,一憋屈就急,一急就来劲,她狠劲的挽起两个衣袖,向前迈出一步,摆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并用手指着慧莲的鼻子反复逼问着。

      慧莲哪受得了这样的气,嚯的一下起身,对着巧娥怒骂道:“你个不要脸的婊子,当初爹为了给二弟娶你,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还把棍子在外打工赚来的辛苦钱也搭了进去,才凑够你娘家要的聘礼,就是娶十头肥牛我想也要不了这么多钱,而分家时爹就是偏心,当时借下的债务全都落在我家棍子的头上了,二弟竟然一分债务都没有承担。还让我养爹,白日做梦”。

      “你敢骂我婊子,你才是婊子、婊子、婊子......”巧娥放开喉咙一通大骂。慧莲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手给了巧娥两个嘴巴子,这下可好,七窍生烟的巧娥上来一把揪住慧莲的头发,俩个妯娌扭打在了一起。

      本来是想把俩个媳妇叫到村委会来落实黑娃的赡养问题,可没料到俩个媳妇会动手打起来,办公室一下乱的不成样子,水杯碎了,暖瓶也碎了,墨水也沾满了信纸,巧娥的鼻子也流出血来,糊的满脸都是,慧莲的头发乱做一团,上衣也被撕扯下来,露出两个鼓囊囊,白嫩嫩的乳房来,这样的阵仗可把主任刘强给吓坏了,他急的在一旁直给俩人回话,可打红眼的女人谁还能听的进去他的那番废话,说又不听,可又不敢上手去拉,生怕自己的拙手碰到慧莲那泛着红晕昂首侍立着的乳头。劝也不是,拉也不是,该如何是好,刘强一看自己没辙,立刻跑出村委会大门,向外面路过的女人求救。

      一场风波过后,没人再敢提及此事了。每当在街上碰到巧娥或者慧莲,刘强反觉自己不好意便默默地低着头躲开了。可至今没有一个人能够知道黑娃分家时到底有没有玉石枕头,所欠的债务是不是全都分担给棍子了,致使俩媳妇都不领他的人情,没有一个愿意承担赡养。

       但说黑娃,性格老实本分,善于吃苦耐劳,年轻时就已是村里的车把式,经常为村里赶着马车去外地运送货物,老伴就是在一次赶车的路上认识的,婚后不久,相继有了两个儿子,可把两口子给乐坏了,黑娃更是干劲十足,每天都不让自己闲着,常年赶着马车在外奔跑,风餐露宿,媳妇也特别勤劳,特别能吃苦,一个人带着两个儿子不说,每次还跟着村里的壮汉下地出工,挣着一个男人的工分,按说这小日子还挺好的,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黑娃30岁那年的冬月里,老伴突发重病医治无效,硬生生的撇下他和两个未成年的儿子撒手人寰,那时棍子刚过9岁,小儿子才满6岁。之后的日子里,黑娃既当爹又当娘起早贪黑的拉扯着两个儿子。

      老天带走了黑娃的老伴,农业社不久也解散了,农村实行了生产责任制,改革开放成为时代的主旋律,世事就像黑娃的马车轮子在不停的向前快速的滚动着,变化着。但一直不变的是黑娃身上流淌着的汗水,这汗水就像母乳一样甘甜富有营养和经济价值,它不仅滋养着俩个娃成长壮大,还给俩个娃换来媳妇,成了家立了户,这今后的生活就是他们下一代人的追求和梦想了。黑娃完成了老伴临走时的遗愿,觉得自己可以带着微笑去见九泉之下的老伴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黑娃老了,老的已很难看出是当年的车把式黑娃了;黑娃也不中用了,就连那伺弄了一辈子的马车也驾驭不了了,在一次帮二儿子从山里运粮食的途中,不幸车马倾翻,自己摔成半残,以致下不得地,干不得活,洗不得衣,做不得饭,生活好像一下子跟他疏远了很多。

       不能自食其力的黑娃经济上没有了来源,生活越发窘迫了,他多么希望能够得到儿子的帮助,可是因为分家一事,儿子和媳妇都对他怨恨在心,委屈无处可辩,他自己只有打碎牙往肚里咽。

      冬日里的生活实在难熬,黑娃躺在黑暗阴冷的土屋里,每天遭受着病痛和饥饿的折磨,他就像一只寒号鸟,嘴里不住地发出一连串哆啰啰哆啰啰的哀号声。媳妇儿子出出进进却置若罔闻。街坊邻里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便不时的给黑娃送些吃的,穿的来,若是被俩媳妇看见了,不但不领情,还会招来一顿臭骂。黑娃的命就是硬,熬过一天又一天,竟然没有在寒冬腊月里给冻死或饿死。

      到底是春来了,风儿柔柔地吹着,村口的歪脖子柳树荡起轻柔的柳丝,田埂上的草芽儿也呼啦啦蹿了出来,清脆的鸟鸣里孩童欢快的雀跃着,给沉默的村庄平添了几许灵动与生气。

       这天,当和煦的阳光透过嫩绿的树叶洒落下来,在一泓碧水中形成点点金色的光斑,人们便相继来到涝池边,参加村里组织召开的贫困户评选大会,会议通过提名表决,黑娃等几户人家被评定为贫困人口,成为今后国家与社会共同帮扶的对象。按照政策,黑娃每个月就能享受310元的低保补助,50元的高龄补贴,110元的基本养老金,180元的残疾补助,全年1000元的产业托管补助以及33000元的危房改造款。有了这些补助,不愁黑娃没人照顾,最高兴的便是村主任刘强,黑娃这幅愁帽子总算要从他的工作台账上摘掉了。

      所谓世事难料,旦夕祸福。有了经济来源的黑娃身价一下子提高了许多,慧莲天一亮就做好了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给爹端了过来,巧娥也不闲着,又是给爹洗衣又是给爹缝被褥。黑娃被这突如其来的孝举给整懵了,感到太阳像是从西边出来了,难道世事又要变了。

      一个月后,黑娃领到了第一笔补助金。慧莲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她认为,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于是,她买来一包香烟,做了一碗酸汤臊子面,给爹殷勤地送了过去,一番甜言蜜语,一曲千辛万苦的真情表白,很容易就得到黑娃的大部分补助金。

      巧娥的举动跟大嫂慧莲如出一辙,先送殷勤后要钱,可她只得到了所剩的一小部分补助金,恨得她牙根直痒痒。错过了今朝,可不能失去未来,巧娥心里想着,突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清晨,当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雾也渐渐消失,村里的屋顶上飘着袅袅炊烟。巧娥麻利地做了一碗鸡蛋面,忙不迭地来到土房子里,只见黑娃手里端着一碗小米粥,吸溜吸溜地喝上了,大嫂慧莲在一脸神气的站在一旁,见她走了进来,扭过头去,从那上翘的嘴唇里挤出一个“哼”字,便旋身而出。巧娥朝着背影吐了一口唾沫,从肺腑里也发出“哼”的一声。

       饭罢,巧娥拿出新做的衣服,服侍爹换上,然后搀上爹亦步亦趋的来到村委会。

      主任刘强见黑娃一身新衣,红光满面的在巧娥的搀扶下走了进来,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得知巧娥要主动承担照顾黑娃的来意后,刘强很是欣慰,正当他要做出表态的时候,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打乱了他的思路

      无巧不成书,慧莲一阵风似的走了进来,一番倾诉,充分表达了慧莲想要照顾黑娃的拳拳之心。

      刘强愣怔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决策,于是他转向黑娃,想要听取他的意见,可黑娃喃喃道:“都好、都好......”。

      俩媳妇争爹,一个看似多情的纷争又开始在村委会的办公室上演了,谩骂与厮打又一次怔住了刘强的内心,没有人去阻止这场厮战,刘强搀扶着黑娃沉痛的走出了办公室,浑浊的泪水淌满黑娃顷刻而变得发青的脸。

      是日午时,人们得知黑娃死了,有人说是心脏病突发,有人说是自缢而死。黑娃的丧葬费用两个儿子都不愿负担,经村委会研究决定,由村民捐助给予简单安葬。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你越想拥有越会让你的希望被击得粉碎。那一直以来被他们互相猜忌的那块玉石枕头,早就让黑娃无偿捐献给了国家。而本该享受的贫困户补助资金也随着黑娃的去世而取消,慧莲和巧娥什么也没得到,他们现在很后悔前一阵子为爹付出的一切。

      时间就像放手的辘轳,很快又转到新一年的暖春时节,微风一过,涝池边的杨柳树开始婆娑着它的枝叶,人们欢欣鼓舞的来到涝池边的照壁前,争相看那在新农村建设中树立起来的红黑榜。当人们在尊老孝亲的红榜上看到自己大名的时候,激动的流下幸福的泪水,他们暗暗发誓,将继续保持和发扬孝亲爱老的传统美德,力争做好新时代新农村建设中的道德模范。   

      令人遗憾的是,在孝亲爱老的黑榜上,醒目的镌着慧莲和巧娥的名字,她们可恶的行为事迹被洋洋洒洒的文字公诸于社会,呈现在广大乡亲的面前,成为教化人们遵从礼仪道德的反面教材。

      常言道:“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何况人乎!时光如流,岁月匆匆,巧娥和慧莲将如何度过自己的余生呢?

      我们应该深刻的记住:“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Tags:

    审核:     责任编辑:     编辑: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4004168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