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莫若撷取眼前景

0
来源: 刘 驰 军     发布时间:2018-08-27 08:08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手机内存有限,几乎天天陷于删除中。拍摄的图片,存入QQ、微信中,删除;各群的信息,浏览过的资讯,均不做保留。清零之后的空白,似有从头再来的豪情。

      可与某些朋友的对话,犹如开启自我灵魂的精神密码,更似深夜中的呓语,闪耀着光亮,照亮漆黑的人生,总是下不定决心去删除。想想一段关系的维持,在于性情上的相通,精神上的契合,灵魂上的同频共振,并不以话题来牵制。如同走过一个又一个单位,电脑换了一台又一台,曾经说过的话早已随风而去,而真正的朋友,永远都在生命深处注视。又想起朋友说的交流深厚如无需指认的地基,这样的删除,无非是形式上的借贷,流年的曲折轮回,生命的悲喜剧情,情谊的此消彼长,均与删除无关。终是释然。 

      不善交结。储存的电话号码,百分之九十以上,无甚交集,我也自知无趣,却并未主动拨打。多年前,有人提供自己的电话,厌烦不已,直接答曰没有必要,他又说当是110保存吧,有事可联系,仍不予理睬。QQ早年间已有权限设置,因工作不断变动,因手机屡次丢失等缘由,加了又删了,留存不多,且时时处于删除进行时,关闭窗扉,与喧嚣隔离,同繁华绝缘,就有人抱怨,为何添加不到你。长久伴随的人,必是守望者,在风雨之中你倔强地挣扎时,给予的鼓励有多用力,对你阳光下美好笑颜的赞美,就有多热烈。

      又是周末,自伤跌入繁忙。晚间匆匆探望老母,并叮嘱道,待我忙碌过这几天,就可放松,请她照顾好自己。

      幸而,上苍怜我,添兑一些小意外,把浓缩的忙碌拉长,让我挤出一丝空闲。计划扫洒庭院、整理家务,务必要完成一个稿件,并自语道,明日是父亲诞辰,去拜祭一番。夫君拿过日历,指示说是今天。慌忙下楼,奔向陵园。

      陵园有机械忙碌、工人穿梭。自从父亲灵柩移来此处,总见一派繁忙。迁徙日,弟的朋友们几十人齐来相帮,当真掩饰了孤苦;清明时,到处是人,涌至墓冢,欢天喜地赶集状,生生把悲伤驱赶。前段时间,弟电话问询父亲的几个日子,告知将统一规划,需要立碑,并说碑子无需区别,规格统一。

      原先隆起的坟包已填平,弟亲手垒就的神龛已然无存,幸好后面墓前的小石狮,让我尚可确定位置。当看到刻有父亲名字的碑就那么没有任何恭敬地被横放一旁,泪即涌出。

      生于××年,故于××年,简单的几个字,就把人生概括成没有差别的一遭。所有的繁华与萧条,精彩与拙劣,均被掩蔽在时间的一刹那。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倘若,父亲健在,又是怎样一种热闹。我到底要怀念起八年前的我们,或者十年前的自己,兴高采烈地赶去农场,与父亲共度晨光。忆起某年,因灌溉忙碌,未能赶赴,编好信息发与父亲,庆祝寿诞,可惜父亲除接打电话外,并不懂手机太多功能,竟未查看,过后当面念出,父亲用毛笔写于纸上,留作纪念了。

       许久不曾梦到父亲了。上个周末,堂姐建房,临走际堂哥特意跟我说,昨晚梦到父亲到堂姐家看房子。堂姐老实,连续两个丈夫都去世,儿子们又不成器,日子总是恓惶。父亲逝去时,堂姐持守信奉,坚决不来吊唁,我们虽愤怒,却无从计较。想是父亲更欢喜于家族的兴盛,当最呆傻的这个侄女,生活有所改善时,是以托梦于堂哥,表达欣慰之情。

      年华共,混同江水,流去几时回。六年前,无以选择时,寄希望于梦中得到父亲的指点。今日,更有期盼。只是,我何曾又给予过自己一寸退守的允诺?

       小时候在老家生活过半年,本家有个大妈非常喜欢我们,贫瘠中总会变换出吃食给我们。后来,大妈病逝,大伯一蹶不振,六个孩子也无人管束,家里乱成一团。寒暑假回老家,常见大堂姐去大妈坟头哭诉,那时我恍惚得知,心有委屈,是可以向故亲诉说的。待父亲走后,我虽常去拜祭,却一字也无法说出,在父亲严厉的教导中,总是一往无前,我不记得,有怯弱或者畏缩。

      某个黄昏,独倚西窗,看朱宏路上道路拥堵,车辆龟行。忽听闻有熟人离世,万分惊诧。那人年龄比我大不了几岁,老婆跟我同学,妹夫跟我同学,表妹是我年少时闺蜜,在小城的圈子,甚至我工作的圈子,多为常见。难以置信,当他放弃职位,辞掉工作,打拼成功,何以如此急遽陨落?不去奋斗,当个无所欲求,过平平淡淡日子的基层副职,有何不可?那个与我同龄的老婆,其父又与我父亲战友,且同年入职,但性格开朗的她,分配县城好单位,际遇、起点均高出我太多,现在看来,人生实苦,总在某处等待,然后劈头盖脸砸向你,任谁也难以逃脱。

       又记起闺蜜了。与闺蜜小学同窗,初中后我家搬至八云塔旁,巷子里尽为同组村民,只闺蜜家与我家同属居民,被孤立的两人关系最是亲厚。闺蜜父母均是知识分子,家族更是了得,父家为学养深厚的书香门第,且各地均有亲戚担当要职,母家亦为富庶人家,外婆还是西安某知名中学校长,亲戚更是分散各处,甚至一次她拿来一张照片,说那年香港选美的季军是表姨妈家女儿。

       夏夜,繁星满天,两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坐在八云塔旁空阔的麦场上,细声说着女孩间的悄悄话,我说到对她家满屋藏书的羡慕,她聊起自己未来的向往、父母替她规划的生活。待我工作后,高中、大学的她,常有书信传送,直到我结婚、生子,生活困窘,无法分出多余精力给风花雪月,通讯中断。再后来,她凭借当领导的父亲分配至重要部门,又放弃,去广州开辟自己的天地。初去广州,偶有信至,交往中止。

       许是,两个世界的人,无论怎样连接,也终有隔阂,最后走散。直抵生活深处的,不止风光与落魄的关联吧。

       年轻时进修,与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女孩分别交好。小燕跟我年龄相仿,俱是班里最年轻的小女孩,谈话间总能触动心底的柔软,谈她的小麻雀,话我的狗狗天狼。常陪我逛街的旬英,外表如假小子,也是直爽干脆,毫无一般女孩子的优柔寡断和矫情,与我投缘。毕业季分手后,咸阳的小燕有过电话深聊,旬英有过书信通联,单位转换,又失联。小燕结梁何处,不可知。数年后,辗转联系到旬英,她寄来特产,我前去探望,平日虽无联络,是以我们不会再失散于人群了。

       之后又有人来,有人走,溪水潺潺,闲云悠悠,余下的,都是一些形似清浅、淡漠,却时时牵念的挚友了。

        人生总是在清零。被寄予厚望的你,怎知不是之前的积淀拓宽了你的广度,成就了你的厚度;每次转身,谁说又不是一个更新的开始,更强的磨砺、更高的起点呢?

        公务冗杂,我站在终南脚下,向往入山归隐。只是,何处不风尘,几时得净土?愁绪萦怀,我随地铁站人流涌出,尽沿闹市直前。岂知,永远有多远,阳光可明媚?

       敲打着键盘,啜饮着自酿的葡萄酒,在微醺中思路开阔,挤压出才思,就有激情从指尖流泻。院中满架的葡萄,在阳光透射过叶子所营造的斑驳光影里,正闪烁着成熟的光芒。

       夜幕中,向母亲道别。母亲捧着药液慢慢咽下,我打开一听冰啤大口灌下,抵御暑热。憧憬着,下周末带母亲去看荷花。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开窗,阵风掠过,惊喜地觉悟,竟不曾听到一丝叹息……
 

 

Tags:

    审核:     责任编辑:     编辑: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4004168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