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有股贼腥味

0
来源: 渭南市石堡川水库灌溉管理局:李剑锋     发布时间:2018-10-25 10:1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驴友闭关在快乐户外群发了个帖:秦岭野果子熟了,最美的采摘线路,让你回到童年时光,石砭峪大飘村穿越小飘村,拥抱大自然,跟我走吧,浪走!驴友纷纷响应,在那个周未我们十七个人成团,进山寻找那份丢失的回忆。

      秋天是个丰收的季节,满山遍野虽是苍翠,但是秋风料峭,有的树叶绿意悄然褪去正在泛黄,虽有三三两两黄叶映入眼帘,但大家仍是兴致盎然,尤其是那映入眼帘的硕硕秋果让进山同行的驴友乐开了怀,这里有野葡萄,野核桃和野毛栗子的喊声此起彼伏,大家象发现新大陆般兴奋,三五成群围在树下,商量着如何下手去采撷,全然没有四十来岁人的稳重和矜持,忽地一下回到了童年时代。

      越往山里走,叫不上名的果子愈来愈多,红得惹眼的小果子密密麻麻一串串挂在树稍,驴友老王见多识广,给大家介绍说这是褚实子,小时候家乡老人叫它构桃桃。爬山中有人发现似葫芦绿果挂在树稍,奇怪问葫芦怎么长在树稍间,就是比家里的葫芦小了许多,老王说这是皱果赤爮,与吃的葫芦同属一科。突然绿叶间一颗红亮亮似灯笼三五成群挂在树稍,驴友旭日东升指着说这是五味子,当地人叫荚蒾,告诫大家:吃多了也会蛰舌头。同行驴友将摘到手五味子晾在微信群里,一是炫耀此行成果,二是考验群里有人是否认识此果。

      爬山爬得气喘吁吁时不知谁喊道:快看,那不是香蕉,看树上挂着一个个长椭圆形稍弯曲与香蕉貌似的绿果,驴友冰玉说那是八月炸,当地人叫它北方白香蕉,又炫耀道:八月炸名字可多了,又叫畜葍子、拿子、桴棪子、覆子、八月楂、木通子、压惊子、八月瓜、预知子、八月果、百日瓜、牵藤瓜、冷饭包、拉拉果、野香交、羊开口、腊瓜,驴友冰玉个子不高说得是头头是道,正当我们刮目相看称赞时,她说刚从百度上搜到,现场卖弄一下。

      走到深山幽静径上,路边不远处有颗笔直的树杆,大家发现了一颗米黄色树茹,一层一层绽放开来,长成了珊瑚样,老王见之如获至宝,说这是树灵子,已经钙化,他小心用刀子割下,说拿回家中做个标本好好收藏,一路直喊这次没有白来。山谷热闹了,我们前行脚步放慢了,手中有像机的驴友不停变换着角度留下这天然美景,多数人手忙脚乱采摘着眼前野生野味的果实,手被毛栗子的刺扎了,却是疼得开心,埋怨得尽兴,激动的驴友老姬爬到山巅更是手舞足蹈唱起了陕北民歌《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沙哑悠长的歌声荡漾在天空,流走在山涧,回音在山峁,大家阵阵喝采声驱走了爬上山巅的疲劳。

      想起前段时间,好友告诉我他们出门的一段往事,那时他们驱车在山沟里,沿途果园很多,树上苹果压弯了枝头,已是秋季,取掉套袋的苹果正在上色,同车一位女孩想尝鲜,好友自告奋勇下车摘了两三个苹果,大家紧张为他放哨,免得让主人逮住,采摘中夹带着偷偷摸摸的紧张,苹果摘到手,一上车大家就催促司机加油快跑,待心儿平静后拿起苹果放在嘴里,酸甜一股脑儿让人心神俱醉。

       车行到半途路遇老乡,聊得熟络,老乡热情地让他们摘些苹果带回家中尝尝鲜,每人摘了七八个,与老乡告别车行到途中再拿起苹果,但到嘴里却少了股味道,同车女孩问内疚不,要是刚才偷摘的苹果是那老乡地里的,然后问大家香不,有人应道:少了味儿。看手中苹果,比刚才偷摘过来的苹果还红许多脆更多,却没有刚才那种心神醉倒的酸甜。女孩打趣道:少了股贼腥味。大家哈哈一笑,刚才那种感觉一下子回到了嘴边。等车走过一个山坡,山沟深处有三五个向日葵耷拉着头,有人喊道下车布干了它,女孩问:布干是什么意思,大家说道:就是摘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个。

      一阵掠夺一阵紧张,磕着偷摘来的向日葵籽,好友谈起老张头,有天下午和他出去散步路过一片果园,好友提议进去摘两三个尝个鲜,老张头不紧不慢地说:不敢摘,人家打哩,好友说没事,人家打娃娃,不打老汉,老张头不紧不慢嘟嚷着不敢摘,人家打哩,好友讲述中将老张头的嘟嚷表现得淋漓尽致,让我一下回到了童年,那时孩子都象饿死鬼托生一样,肚子永远填不饱,谁家地里有个红薯或西瓜,总让大家惦记着,一拔去偷红薯,另拔偷干苞米杆,所谓偷就是进人家地里,乱挖一气,扒出一堆儿,挑好的拿走,扒的过程心惊肉跳,生怕被主人逮着,红薯是不能生吃,把偷来的玉米杆堆在一起,点着将红薯扔进火中,火儿映红了等待的小脸,苞米杆烧不了多久就灭了,红薯是不生不熟,大家围在一起,一阵阵狼吞虎咽,吃得香甜,嘴儿和手弄得黑呼呼,成了不可掩饰的“罪证”,为此没少挨过父母的呵责和打骂,那时年龄小不记得疼,但是那香甜确是忘不了。到如今女儿将红薯当成宝贝,成天喊着给她蒸上两三个解解馋,望着女儿吃得香甜,我拿在嘴边吃了两三口,奇怪,怎么现在的红薯没有小时偷来的红署好吃呢。

      想起妻给我谈起她的闺蜜,每到秋季总爱在晚上开车出去转转,摘上三五个玉米棒子,拔一两个带着叶子的白萝卜,根上还沾着泥土,回到家中兴奋得象得了个宝,想着法子如何吃掉它。事后她老公不停埋怨:弄得家里地板到处是泥土,拖地就拖了一两个钟头,我奇怪她的战利品值不了几个钱,不够她开车出去四处转悠寻找目标的油钱,黑灯瞎火在地里要是磕了碰了那才得不偿失,但就是这几个战利品,足以让她高兴三五天,现在想起好友谈起的这股贼腥味,我才恍然大悟,这些战利品可能没有主人,也许还有主人,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是紧紧张张,都在为生活的美好拼搏,幸福指数却逐渐下降,在节假日出去偷偷摘上两三个果子,在偷中偶尔当个小贼,让紧张冲淡抑郁,在采摘中有些占了便宜感觉,拿到手里就占为已有,那种获得感会让心底是满满的快乐,吃着用着这些战利品,心儿不由自主地醉在那股贼腥味中。

      有时想起这个贼字,可能在多数人们眼中是贬义,我不想和鲁迅笔下的孔乙己一样,说窃书不算偷为清高百般抵赖,此时只想起儿时一个故事,一次纪晓岚为一个朋友的老母祝寿,当席吟祝寿诗一首,劈头第一句就说:“这个老娘不是人”,四座宾客都吓一大跳,纪晓岚却不慌不忙,又念:“九天仙女下凡尘”,大家松一口气,鼓掌叫好。纪晓岚又念下去:“生个儿子却做贼”,宴会主人脸上勃然变色,四座咋舌,不敢言语,哪知纪晓岚又从容地说:“偷得蟠桃献娘亲”,一众开颜,欢笑举杯。虽是趣事,老母亲吃起儿子偷来的蟠桃,嘴里虽然有股贼腥味,更多是满心欢喜。

      这股贼腥味可能就是人们那种小小的贪婪得到满足的快乐,这种贪婪只是损害小小的利益,没有突破自己的道德底线,在占有中产生一种成就感,望着战利品,可能在平日生活里,这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有时在眼中可能是不屑一顾,一经占有却是万分珍惜,有时生活中少不了这股贼腥味,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不由得留恋这股贼腥味,在留恋中更是对那些点点碎碎往事的回忆。
 

Tags:

    审核:王辛石     责任编辑:王剑     编辑: 刘艳芹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4004168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